欢迎来到千旺彩票娱乐网站!!!

24小时咨询热线

400-123-4567

当前位置:千旺彩票 > 新闻资讯 >

12项提名笑傲金马奖,凭什么说他是国庆档最值得看的?

作者:   时间:2018-10-08 03:35   

昨天下午,第55届金马奖公布了最终入围名单。

作为目前华语电影最具含金量的奖项之一,入围金马奖不仅代表了奖项上的荣誉,更代表了影片质量获得专业领域的权威肯定!

而在今年,最出风头的非“国师”张艺谋的新作——《影》莫属!它以高达12项提名的成绩笑傲金马!(芭姐依稀记得当年让章子怡夺得影后“大满贯”的《一代宗师》也只有11项提名)

不仅囊括了最佳男女主演和最佳导演在内的重量级奖项提名,最佳摄影、最佳美术和最佳音效等在内的制作领域奖项也都有涉猎。

因此,无论是出于什么角度,相信作为电影,《影》都相当值得一看!

水墨画风的武侠沙场,国与国、帝与臣之间的权谋斗争,这是电影先前发布的众多物料带给本芭的第一印象。

与其严格地讲它是“文艺片”或是“商业片”,不如说它是件很“耐看”和“接地气”的艺术品:

因为在看似高格调的视觉效果的包裹下,《影》的故事其实并不难懂。

《影》的内核出自朱苏进的小说《三国·荆州》,张艺谋最开始接触它还是在拍摄电影《长城》期间。

因为一直都想诠释一部关于“替身”的故事,导演和编剧前后共花了3年左右,将原著中三国的历史背景架空。

而用张艺谋自己的话说,这是是一个关于“草根逆袭”的故事!

《影》讲述了智谋非凡的沛国都督子虞(邓超饰),因为在与敌国武将杨苍(胡军饰)的对决中受伤,从此身体颓靡、容颜枯槁。

为了保全自己,他选择囚禁在斗室,断绝与外界往来的同时,让从小便被囚养在府中、与自己相貌相当的境州(邓超饰)作为他“影子”,秘密训练,以待来日破除杨苍的刀法、收复境州。

而最终,境州却在历经了杨苍的刀法和子虞的暗杀后,出乎意料地活着回到了沛国。

并选择亲手杀掉了自己的“真身”子虞和沛国主公。

同样是关于替身的故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在张艺谋电影里经常会被提及的黑泽明导演作品——《影子武士》。

但不同的是,后者以真实历史为背景,世界观更为宏大。

战国时期日本的群雄割据。

作为其中一方主公的武田信玄的意外身亡,即便是找到了可以以假乱真的盗贼作为替身来稳定军心,也无法挽回武田家族即将走向衰败的悲剧事实。

武田军趁着浓雾偷偷运走装有主公武田信玄尸体的大缸

如果说《影子武士》旨在通过一个盗贼替身这个小人物的视角,记录一个大名家族的兴衰史;

那么《影》则是转而窥探在义与欲、善与恶的宫廷权谋斗争洪流里,参与这场“洪流”中人的人性“浮世绘”。

在芭姐看来,两部电影最大的共同点,便是都需要一人分饰“影子”和真身的男主角的超自然“精分”演技。

自不必说日本戏骨仲代达矢的表现:

从不怒自威、高高在上的主公武士,到行为粗俗又憨态十足的盗贼替身的转变信手拈来。

虽然芭姐明知是一个人扮演的,但仲代达矢老爷子仍旧以假乱真地表演出了两个角色细微到每一根胡须的差别。

真人

“影子”

当然,这次邓超的表现也同样没有让我们失望。

看过他在电影《烈日灼心》中表现的人都知道,邓超是爱耍宝的综艺咖,更是一名当之无愧的演员。

据说导演张艺谋同样也是看了他在《烈日灼心》中注射死亡的片段,才决定选择邓超出演男一号。

抛开子虞和境州两人在化妆和造型上的差别,在芭姐看来,邓超最让人“入戏”的地方,是透过角色的眼睛:

作为一个垂死却心怀伟业的人,子虞眼中深沉的思虑、多疑和野心勃勃

作为一个被强行变成另外一个人的人,境州眼里的挣扎、彷徨、恐惧和不甘

都通过邓超的诠释,变得灵动、活灵活现。

为了更准确符合角色形象,邓超先是增重、疯狂锻炼身体,成为有八块腹肌的“境州”;之后迅速在两个月内减肥40斤,成为骨瘦如柴的子虞。

一次在《影》剧组里的端午节,邓超请全组人吃小龙虾,自己却在一旁默默吃起了青菜沙拉......

他的实力和态度,都是有目共睹的!

而除此之外的其他演员,在张导的镜头下,也纷纷呈现了他们演技的高光时刻:

孙俪饰演的子虞的妻子小艾,呈现了从一个占卜者、一个看客,到游走在两个男人间,她坚毅又温柔的个性,也同时怀有对境州分不清是爱还是混淆他与年轻时子虞的复杂情感。

那场混合了舞蹈的“沛伞”动作戏,需要女性柔和的体态美和坚韧的力道并存,作为30?的女演员,孙俪也完成得相当漂亮。

胡军饰演的杨苍颇有黑泽明镜头下讲原则、重道义的武士风范。

沛国主公那看似昏庸无能外表下包裹的谋算,也让芭姐对郑恺的表演刮目相看。

最后,关晓彤的长公主和吴磊所饰演的杨平,都不拘小节地在电影里的雨戏中,呈现了“毁容式”演技。

血与雨交织的那场打斗,隔着屏幕都觉得肉疼!

作为导演,张艺谋也多次强调:电影一定不要出现日本元素,也不要出现韩国元素。

就要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中国电影!

而最外在的表现,当然要通过视觉效果来传达。

不同于以往偏爱鲜艳的大色块,这次导演张艺谋在片中大胆选用了黑、白、灰三种冷淡色调为主色调。

雾气氤氲的层峦叠嶂,写满书法屏风掩映下的雕梁画栋;在雨水“湿漉漉”地催化下,时而淫雨霏霏、时而大雨滂沱,诗意盎然、质感十足。

随便截取一帧,都像是穿梭在行走的水墨间。大到山水竹林,小到演员妆发造型,都充斥着极致的东方美学。

灯光下,角色投影在屏风上影子,给人以“人心如影”的之感,给电影表演,更增添了一层戏剧性。

另外,片中以“沛伞”加入刀片从而变成了作战武器的设计,在保持了雨伞柔美弧度的同时,为其加入了锋利的金属质感,创意实在太巧妙!

相比较传统的威亚满天飞、拳拳到肉的武侠电影打戏而言,视觉上,《影》的打戏则多了一分韵律感。

伴随着琴、瑟、笛独奏的乐声,手持沛伞的小艾,仿佛也成了这氤氲水墨画的一部分。

而以上种种,无不镌刻着张艺谋作为创作者的全新思考烙印。

从鲜艳明快的色彩风格到黑白水墨的江湖沙场,从带有深刻时代烙印的人和事到聚焦影影绰绰的光影人性,张艺谋始终在颠覆着观众对于中国风的想象。

2014年,芭莎电影组为电影《归来》创作的一组大片(摄影/陈漫)

就在电影上映前一周,芭姐也受邀观看了《张艺谋和他的“影”》纪录片。

导演张艺谋现身,与《影》的幕后团队一起,分享片场“虐“事。

这里不提及星光熠熠的演员阵容,也没有咖位的主次前后之分。

他们中有的是给电影全程“下雨”的特效师;也有与女儿半年内只能在屏幕里相见的副导演;

还有排练了三个月的女性走步,却最终只在电影中出现了不到三秒钟的“死士”的扮演者们……这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电影工作者。

纪录片里,也记录了一些“特别”场景的拍法。

例如,在王千源所饰演的沛国武将田战,带领众死士乘坐三车伞车,以旋转的姿态行进境州城时,所经过的石板路都是经过人工一次又一次地打磨铺设的。

因为道路如果不平,不仅容易颠簸出画,还极容易让演员受伤,即使当天包括吴磊在内的演员身上也都有大大小小的划伤。

而更出乎芭姐意料的是,这场戏当天,《影》剧组的所有人当中,只要是手头上没有工作的,全都出来人肉拉威压。

在这个时候没有职位和咖位之分,有的是只有让作品好一些、再好一些的决心!

拍电影,无论在什么年代都是一件苦活。

也正是他们对电影与艺术发自肺腑的热枕,才有了支撑起一部好作品的脊梁,才有了呈现在我们眼前的这幅流落的水墨光影、视觉盛宴!

微信撰文/肥螃蟹